当前位置: 主页学院新闻

光明网:武汉版画家黄俊:在和谐的大自然中与小生灵对话

    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“新冠肺炎”,正在全方位地考验着人们的综合素质。

    处在武汉这个“旋涡中心”的版画艺术家,更让全国的同行们心头一紧,为之时时惦念:他们还好吗?

    当陆续联系到他们时,来自手机那头的坦然沉稳,那种处变不惊、那种镇定自若,以及那种令人敬重的大局观,实在是非常感人,让人暂时松了一口气,悬着的心也稍微放下一点点。

    我能明显地感受到,在他们身上“中国新兴版画运动”的遗风犹存、精气神儿还在。面对磨难、越挫越勇,照样是豁达开朗、不畏时艰、放刀直干……

    于是,想到了做一个系列文章,记录下特定历史环境下这群勇敢坚强、可爱的“新时代版画人”……

    与以往不同,这次趁着千载难逢“较为集中的时间段”,为每个人尽可能做一番系统全面的回顾。

    将消极被动的“暂停键”,转化为积极主动的“回放键”!

    为将来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“谋定而后动”,抢在新机遇的前面,在温故知新中积蓄能量、探寻新的突破口,以便胸有成竹果断地按下“快进键”……

    还是先从黄俊先生聊起吧。毕竟,我们之间相识相知也有些年头了。

 

 

埋头创作的黄俊先生

    最近几十天,宅在家里的黄俊先生,一面通过线上沟通,继续进行着学校的相关事务,另一方面也充分利用这次难得的特殊机会,在沉下心来总结过往的基础上,冷静全面深入地思考着未来……

    他给我的最大印象,就是宅心仁厚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喜欢埋头在自己的艺术天地里,反复琢磨、精益求精的人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,发现他的内心世界还是很丰富的,是属于那种情感比较细腻,把朋友之间真诚友谊看得比较重的人。

    2017和2018,连续两年在“国际版画藏书票收藏馆”举办的国际顶尖藏书票艺术家朱利安·乔丹诺夫先生“铜版画技法研修班”上,作为多年长期跟踪研究朱利安的人,我得以在“阶段性、半封闭的全接触”中,意外获得了一个从容、自然、和“不戴面具”,坦诚真实地仔细观察了解朱利安和他的学员们的难得机遇。

 

 

 

    与国际藏书票大师朱利安·乔丹诺夫面对面,靠得近、看得真……

    非常有意思。在这里,人与人的特殊组合,构成了一个不可思议、令人向往的场景和氛围:

    国际藏书票大师朱利安·乔丹诺夫,有一个“保加利亚憨豆”的雅号,为人随和。而“情侣助教”赵益和赵佳玥则业务娴熟,对人十分真诚热情、有问必答。

    黄俊先生,作为武昌理工学院艺术设计学院工艺美术系的系主任,主要从事专业教学工作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呈现出的则是一种双重身份。既是一位前来深造的学员,又是一位以自己多年教学经验、不知疲倦地耐心为其他学员解疑答惑,不断细化和补充那些“与之配套、完整知识体系中不可或缺”内容的“助教”。

    他和曾雷先生一样,平时对业务极其钻研,对材质和技法也都做过无数次的探究。与大家切磋更是古道热肠、倾囊相授、从不保守。常常会因为生怕你弄不懂记不住,还要额外反复讲解一些你意想不到的细节,毫无城府地与大家分享自己的经验与失误。那种真情实意“成人之美”的胸怀,实在是一种非常难能可贵的品质和人格。

    因此,曾雷和黄俊这俩位精通业务、心细如麻、诲人不倦的“禁军教头”。在学员心中,也就成了“铜版画技法研修班”里实打实的“编外助教”。

    学员们也都情不自禁、亲切地称呼他们为:“大师兄”和“二师兄”。

 

 

藏书票《旭日》

    研修班这种融洽的人际关系,也构成了“国际版画藏书票收藏馆”内一道靓丽的人文风景线,形成了一种让人向往和留恋、可以延续的优良传统。也自然而然、十分真实有效地拉近了艺术家们“人与人之间的距离”。

    这几年,“研修虽结束、探讨仍继续”又渐渐成为一种新的常态。面对各种“看得上眼”的国际大赛,这几届研修班的同学,也是在第一时间“相互转告”、“组团出征”、“打包参展”。

    的确。要的就是这个阵势:于“重在参与”中加强比较和总结。同时,在“交流提高”中有的放矢、以利再战。锤炼出“良好的心态”:

    就是,要在更广泛“知彼”的基础上,更准确地“知己”。不足,就想办法弥补;领先,也用不着谦虚。

    昨天,世界带着我们玩儿。改天,咱们再带着世界玩儿。

    不就那么一点点儿事吗,不难……

 

 

    藏书票《雪中雁》

    武汉封城、宅在家里,黄俊先生依旧是:铜版玉雕轮流上,照样不受左右、放刀直干。彰显着上个世纪三、四十年代“木刻青年”身上的那股勇敢顽强的精气神儿,疫情再重也压不垮,好一个荡气回肠的“封城不封心”的韧劲!

    真是有种,不愧是可敬的“新时代版画人”……

    他还有一些计划,总想着与志同道合的人,帮助“身处文创洼地”、却“立志改观”的朋友们,干成一番事业。

    通过一系列的“实质性交往”,我渐渐发现:黄俊先生是一位非常崇尚“行动哲学”的人,喜欢不事张扬、无怨无悔地悄悄把事情做成了,再说。

    一代人就应该有一代人的志向和担当,压根儿就闲不下来。

    这,就是最本质的黄俊……

 

 

 藏书票《思想者》

    梳理黄俊的创作,让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:

    他在题材的选择上,很有定力和主见,耐得了寂寞,挡得住诱惑。既不愿意跟风凑热闹、也不会围着一些“无形的指挥棒”团团乱转、一地鸡毛……

    作为版画的一个分支,藏书票越来越具有属于自己的“模样”,除了一些必不可少的“程式化”点缀之外,在总体的大轮廓上,也是让艺术家充分发挥想象力、大展身手的地方,可谓:千姿百态、各显妖娆。

    黄俊,在这方面可是下了不少功夫。十几年的潜心研究、深耕细作,各种奇思妙想,错落有致的构建,为他的藏书票带来了不少“形式感的乐趣”……

 

 

  藏书票《徽州情》

    他为一些经典的家居工艺品,赋予了更多的人文内涵,形成了一系列“既熟悉又陌生”的美学体验,为“把玩”开辟出崭新的第二战场。

    在中国藏书票领域,黄俊先生的铜版“鸟”题材作品,堪称质量上乘,在数量上也是名列前茅。

    这也成为了一个比较惹眼的“艺术现象”,值得日后有闲之时,悠哉悠哉、慢慢深入地“品茗论道”。

 

 

藏书票《守望》

    此外,黄俊先生还有一个非常突出的地方,就是拥有“与众不同”的色彩感觉。

    很奇怪,细细琢磨和品读之际,隐隐约约之中、似乎总感到有一点儿挥之不去的“宋代宫廷老画”的美学韵味。

    那种随着岁月流逝,纸张发黄陈旧,就像“有着厚厚包浆的老物件”那般让人挂念,一种想要打探一番来历的冲动,常常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又好像,还夹杂着些许“谜一样”、“说不太清楚的”、工笔画的味道。

    同时,仿佛还和一些早先“老欧洲”彩色铜版画的色调,存在着某种“若即若离”。

    甚至,有些画面中的背景色,还让人冷不丁的、一下子就浮现出电影《乱世佳人》中、从郝思嘉身后慢慢摇起的经典空镜头,那是一抹充满幻觉、略带憧憬和忧伤的血色黄昏。

    尤其是,他各种别出心裁的色彩搭配,给人一种很奇怪的视觉感受:既凝重、也欢快。不矛盾、不冲突地,相处一框、还很和谐……

    似乎,总是在给人们带来某种捉摸不透、很难确定的心理暗示和隐喻。

    就好像,一定要成心让你的“思考”,永远都停不下来。

 

 

  铜版画《芦苇丛》

    我还记得,那位既是画家、雕刻家,又是美术理论家和艺术教育家的瑞典人约翰内斯 · 伊顿先生,在他的美学专著《色彩艺术》中曾经着重强调过:“只有热爱色彩的人才能领会色彩的美及其内在的实质。色彩可供所有的人使用,然而只向热心研究的人显示其更深的奥秘。”

    书中,伊顿先生还特意提到了一个来自法国、非常盛行的说法:“制图员是可以培养的,色彩学家却是天生的”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个黄俊也是当属此列。真的是让人没法说,确确实实有点儿拿他没办法……

 

 

  藏书票《老伴儿》

    黄俊的创作主题,大部分倾向于关注大自然,对飞鸟情有独钟,与那些小生灵特别有缘。

    据说,他还为此专程上门向研究鸟类的专家学者讨教,痴迷得很。

    他比较喜欢展示小鸟“好奇”的神态,捕捉欢唱时的精彩瞬间。

    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徜徉于一草一木的芬芳香泽,层层叠叠的绿意让人停下匆忙的脚步,静静细察生物界的精灵们,自在欢悦地吮吸着自然的甘露,分享着春分秋至赐予的神秘力量,无所不在的和谐布满它们生活的世界!忍不住将一幕幕连绵相接,激起无限的游思与神往。”

 

 

 

 铜版画《它们的世界》

    他对“喙”和“羽”,以及“爪”和“绒”的刻画,格外上心。不同状态下,各自的异同之处,也是细微之处见真功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些经典的“眼神”,更加让人难以望其项背。同行都知道,那可是需要非凡的耐心和观察力。眼高手低、功夫不硬,不行。眼低手高、审美境界和思想格局都不足。对不起:“有技无魂”、照样也是,没戏!

    童心未泯的黄俊,甚至还会异想天开,在自己营造的仙境中,把这些小生灵都拟人化:给翠鸟戴上高帽子、配一根非常讲究的钓鱼竿,俨然一副绅士的派头。再加上站在一旁、手舞足蹈为之欢呼雀跃的“闺蜜”屎壳郎,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……

 

 

 

藏书票《猫头鹰》

    蹲守的猫头鹰、蠕动的蜗牛,身边是张开翅膀的飞鸟。三者同处一个画面之中,动与静的对比显得异常强烈,节奏感一下子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,与飞鸟张着大嘴和煽动的双翅,形成鲜明的对比和反差:猫头鹰紧紧地抿着嘴,丝毫不为所动,只顾盯着自己的目标,目不斜视、根本就“无心它顾”的那份专注和淡定,这神情,真是很容易令人浮想联翩……

    如此一来,猫头鹰就在这个精心营造的艺术语境中,被成功地赋予了一种崭新的美学境界。

    这也让读者对猫头鹰的人文解读,在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之后,又再上了一个台阶,烘托出全新的艺术格调和品味,使其化为一种“淡定执着”精神品格的形象代言。

 

 

 

《中国藏书票名家精品集》执行主编董大可、朱利安·乔丹诺夫先生与夫人安娜、黄俊和他的作品

    这,就是我从2020年2月12日到3月10日,

    在六朝古都南京,与九省通衢武汉心心相印,遥望与思考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,就是黄俊。

    一位沉浸在和谐大自然中,喜欢与小生灵对话的艺术家。

武昌理工学院艺术设计学院